台灣電視新聞的紀錄片-腳尾米30分鐘版

台灣電視新聞的紀錄片-腳尾米30分鐘版

這是一部有關台灣電視新聞的紀錄片,內容是我們設計了一些假新聞事件然後誘發電視新聞媒體採訪,成果方面讓我們非常震撼,因為總共有4家電視台分別採訪了我們的假事件,而且在製作過程我們也發現了很多電視台的弊端,希望各位能做最有力的見證者!

先看看其他人怎麼說!

支持的網友說法:

支持的甲:
看了此紀錄片
真的會對台灣新聞更加失望
難道每天吃飯時許多人都配了這些不營養的東西下飯嗎?
“台灣新聞真的沒有國際觀
就連國際新聞的比例也相當的少”
真是一刀見血

支持的乙:
懶惰的記者不經查證,就自以為是的胡亂報導。而更懶惰的觀眾則是新聞給什麼我們就吸收什麼。也許有人會說:『新聞記者領薪水當然要專業,要盡查證的責任,我們只是觀眾,為甚麼要查證。』

反對的網友說法:

反對甲:
一群學者批評媒體
一群 準媒體人 利用假新聞引誘 媒體人 播報
是學生不學好,還是學者只教這些

反對乙:
如果新聞媒體是社會公器…那造假新聞也是濫用公器,那些學生又憑什麼批評媒體…如果新聞媒體不是社會公器…那…他要報什麼又關你什事?在我的感覺…只不過是想出名的人搞出來的…不用給自己很高尚的理由…看不下去

保持中立的網友:

天媒體(不、應該說電視頻道)為何變成這樣,老實說,觀眾跟電視台都要反省,今天就是因為有供需的問題,才會造成亂象一直發生,說媒體報的都是爛新聞,但是很多人還是會去看,說一些綜藝節目腥羶色,但還是會有人去收看,這就搞不懂了。就很像那一家電很黑,但是還是會跑去吃,哪一個老師上課很爛,但是還是會去選他的課一樣。今天選擇收看的權力在觀眾手上,您可以選擇不看,不看收視率就會低,自然會被淘汰掉,不就沒事了嗎?

還有影片中的那些大傳系學生老師,感覺上就是在打高空,他們到底知不知道台灣的電視台大多屬於”商業”電視台,除了三台、公視、大愛外,都是要靠廣告收入和收視率去養活那些員工,舉一個例子,為何今年王建民公視無法轉播?因為轉播費用太高,非商業電視台負擔不起,才變成由商業電視台去負責轉播。我不太相信那些自稱是大傳系的學生,真正踏進社會後,能做到影片中自己說的有多少?我很期待。

還有,有些朋友認為應該要多播一些公益性節目,今天我只能說,公視能播,因為政府每年有補助他們經費去製播節目(記得沒錯好像一年大約快一千萬),一般商業電台就只能靠廣告收入去經營,如果說政府願意給每一家電視台經費去製播優質節目,難道他們不會去做嗎?

我自己曾在電視台工作過,我能體會那些記者的悲哀(好記者、爛記者、爛主管都有),但是現在媒體生態就是這樣,與其現在努力拍了一堆片批評,還不如進職場後拍主管的桌來的有用。

華視
腳尾米紀錄片被評審批:「沒有道德」
生造假騙倒電視台之後,還以這支紀錄片,報名參加大專院校影音比賽,不過沒有入圍。評審老師痛批,電視台查證不夠周詳,應該檢討。不過同學造假欺騙電視台,已經有錯在先,非常不道德。

  又有電視台被騙,但這已經不是新聞。不過學生造假騙記者,還真是史上頭一遭。紀錄片取名為腳尾米,就是要反諷前立委王育誠的腳尾飯事件,同學把作品送到大專院校貳零影音聯展參賽,不但沒入圍,連評審老師都看不下去。同學的紀錄片中,也訪問了許多學者專家背書,痛批台灣媒體亂象。 為了證明電視台無法查證假的新聞線索,同學設計假劇情,成功騙倒四家電視台,讓民間團體覺得不可思議。  這些學生以為成功騙倒電視台,但真正被騙的,是看電視的觀眾。

那你得看法呢?

5 Responses to “台灣電視新聞的紀錄片-腳尾米30分鐘版”

  1. Anonymous Says:

    我是一個媒體工作者,就是你們所厭惡的記者。不過,我不認為我每天做的工作,就如你們說的在製造新聞,而我還相信台灣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國度,所以,我願意在晚上11點下班後,在這裡留言給你們,我很希望你們在臭罵我們之後,能夠如同我們這群同業一樣,也很有耐心地看完我下面的表述。
    我是看了蘋果報,再看了電視台的報導後,知道你們的舉動,本來,我也站在很氣憤地去省視我的同業,不過,今天我花了半小時,把你們的帶子看完了,媒體的既有亂象,我承認確實如此,在此不須贅言了,我只想針對你們的作品做說明。
    很明顯的你們作品中的受訪者,不論是教授、學生、媒體觀察者、從業人員,都是一次訪,這從你們的鏡頭角度,受訪者的衣著,可以清楚看出。這樣就要完成一個專題報導,或是一個質化研究,這是非常草率的,他們都是合格的受訪者嗎?你們要批評電視台記者,卻沒有任何一個電視台記者的聲音,讓一個廣播主播來談電視新聞產製,這樣適當嗎?受訪者充斥著「他們可能會」、「可能他們是」,我不禁想問這些受訪者都是知情人嗎?我也很想知道,你們的指導老師到底是誰?是不是我也認識,很欽佩的管老師?另外,這些受訪者都沒有名字?誰教你們可以這樣做?你們引用了受訪者的訪問帶,卻不屬名,第一不尊重受訪者,第二閲聽人怎麼在去查証你們的受訪內容,有沒有曲解受訪者的意思?
    你們的作品企劃,從什麼是新聞,談到打分數,再談新聞綜藝化,定義真正的新聞…..,我高度懷疑,你們是不是先有作品的大綱、腳本,再去做訪問,找到聲音、畫面補起來?這種作業程序,正好不就是你們所批評的媒體狀況嗎?這樣的作品到底想訴求什麼?
    你們設計了一個靈異狗回魂和拍賣運氣的樣本,這在研究方法上沒有問題嗎?正如你們在作品自己承認,這不能查証。一個不能查証的樣本,你怎麼去要求你的研究對象要去做查証呢?。如果這兩件事很難查証,你又怎麼能確定研究對象沒有去做查証?或是,採訪記者可以澄清,他曾經事前到行天宮,問過關老爺,他同意做一則報導。
    而你們很清楚、武斷的把「靈異狗回魂」和「拍賣運氣」當作迷信,你們寄望媒體用科學的方法去證明它的存在。也許你們應該先去探究「科學」與「宗教」在人類歷史脈落下,曾經是如何拉扯之後,再回來定義「迷信」是什麼。
    我認為在研究設計,你們的作品本身就有很大的邏輯瑕疵!我深深的覺得,這份研究的目的只是要致人於罪。
    在我的認知中,記者的工作從來沒有被要求去要證明哪件事情存在, 這可能是法官、刑警、科學家或是宗教家的工作,我們是被要求在一定的時間內去求証最多的線索,提供給民眾知道。
    你們放消息,我們去採訪,這就是一種求証的過程,只是很不一樣的是,往常我們遇的受訪者,都是相對善意的,而不是設計好圈套刻意誤導記者,在我六年深入採訪的經驗,當受訪者試圖說謊的時候,我大多可以察覺,就算不能,我還會針對他的說法去詢問其他關係人,以印証他的真實性,直到截稿前一刻。
    30分30秒,正好是半小時半分鐘。
    這份意圖批評媒體的研究,我的評價是半桶水響不停。
    PS 希望你們不是廣電系的學弟妹!

  2. mokotw Says:

    上面的媒體工作者

    別激動我只是負責分享影片

  3. 白目大學生 Says:

    MOKOTW>你應該高興才對啊,有人在你這裡留言耶

  4. mokotw Says:

    = =”

    藥膏性?

  5. L.Fish Says:

    沒錯,這是篇立場特定的影片,但是你完全無法否認

    “不尊重受訪者直接公佈長相、價格錯誤、情緒畫面充斥、引導式問答、引導式剪輯”

    你如何否定這些?

    這次的實驗的確難以查證,但是其他的新聞就沒義務去查證?沒義務查證的話,那tvbs的嗆聲錄影帶,為何李濤要下台?
    任何的影片都不可能十全十美,如果有瑕疵就能否定這影片,那世上有何可看的?

    真理是需要辯論的,唯有兩方不斷提出證據、質問,才能找出真理。為何你不去反駁他所質問的,而著重在於任何影片都無法十全十美的瑕疵?

    你的反駁文,結論性用詞不也太多?不也就像是你所批評的影片製作?任何文章、影片都有立場,因為他已有立場而反駁他所舉證的”事實”?

    整部影片,我認為瑕不掩瑜,讓人見識到了媒體把素材變成新聞的功力。

    (依據個人習慣,點出情緒性用詞,我願意11點下班後、我相信、希望不是廣電系,都有引導的作用)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
%d bloggers like this: